野小子训练营面向全国招收7岁-18岁青少年儿童有早恋、叛逆、自卑自闭、奢侈消费、厌学逃课、离家出走、暴力倾向、心理人格异常、打架斗殴、与父母老师沟通困难、亲情冷漠、自理能力差等不良行为习惯的青少年。—、招生对象:日常生活能够自理,无躯体病变及其它传染性疾病、无犯罪记录。二、培训时间:根据个体差异,培训期至少2-3个月,中等程度学员6个月,较为严重的学员9个月,特殊学员延长至一年,夏令营。 三、教学保障:基地统一按排食宿,统一配发被褥、洗漱用具等...<查看更多>

联系我们

重庆野小子青少年训练营
李校长178 1520 6695(微信同号)
          139 9615 1100(微信同号) 
李老师 182 4422 8228(微信同号)
Q Q:46840220
邮箱:46840220@qq.com
网址:www.yxz88888888.com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黄瓜山九公里处
 
本站关键词:重庆叛逆孩子学校 重庆青少年素质教育 重庆全封闭学校 重庆问题少年学校 重庆孩子叛逆怎么办 重庆全封闭式学校 重庆全封闭职业学校 重庆军事夏令营重庆假期夏令营 重庆特训学校哪家好

重庆青少年素质教育浅谈青少年防艾,教育须先行

当前位置 : 首页 > news

重庆青少年素质教育浅谈青少年防艾,教育须先行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9-12-02 * 浏览 : 21

重庆青少年素质教育浅谈青少年防艾,教育须先行

今年121日是第32个世界艾滋病日。数据显现,截至2018年底,我国报告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数量为86.1万例,估量存活艾滋病感染者约125万。与其他国度相比,我国艾滋病疫情仍处于低盛行程度。

艾滋病的传播,青少年首当其冲。经过性传播感染艾滋病,依然是要挟全人类特别是青少年安康和生存的严重公共卫生和社会问题。

日前,国度卫生安康委等10部门结合印发《遏制艾滋病传播施行计划(20192022年)》,将“学生预防艾滋病教育工程”列入其中。青少年防艾教育,任重道远。

性观念及性行为变化

防控学问没跟上

来自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现,2018年我国新发艾滋病14.5万例,其中15岁到24岁之间的青年学生,近年来每年的报揭发现病例不断在3000例上下。

虽然青年学生的新发病例占比仅为2%左右,但艾滋病在青少年间的传播仍有不少令人担忧的趋向——一方面,中国青少年艾滋病感染率近年来不降反升,特别是感染者低龄化趋向明显;另一方面,男男同性传播成为感染的主渠道。

“大三学生小光,受邀和同窗一同进来玩。在一家会所中,他和来自中国台湾、新加坡的同性朋友吃饭、唱歌。在这些人的诱惑下,小光尝试了性兴奋药物,并与他们发作了性关系。等到事后因发烧到医院检查时,发现本人感染了艾滋病。”

北京地坛医院红丝带之家办公室主任王克荣接触了很多青少年的艾滋病病例,“性无知”是形成青少年感染艾滋病的重要缘由。“很多孩子没有自我维护认识,直到得了艾滋病才忽然感到一切都完了。”王克荣说,艾滋病感染的低龄化趋向令人心忧,很多青少年仍缺乏防艾学问和认识。

2018年,北京青爱教育基金会曾对某地域中小学展开艾滋病防治学问基线调查。调查结果显现,“艾滋病传播途径知晓率”一项,小学低年级为4.69%,小学高年级为13.1%,初中为16.05%,高中为24.79%

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办公室主任、北京青爱教育基金会理事长张银俊说,青少年性观念及性行为的变化,是形成这一年龄段艾滋病感染率上升的重要缘由。

“目前青少年的性成熟年龄提早、性行为低龄化,特别是青年学生正处于性活泼期,具有较高的性行为发作率。但是这一群体仍短少性与生殖安康学问,艾滋病感染风险认识不强、防控学问缺乏。”张银俊说。

传播学问也是治病救人

科学教育很重要

面对青少年艾滋病疫情的新形势,青少年防艾教育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日前,教育部、国度卫健委结合部署增强新时期学校预防艾滋病教育工作,提出将艾滋病综合防治教育归入学校教育方案等举措。

“很多孩子毕业于名校,有的还是留学回国,却由于感染艾滋病招致家破人亡。”张银俊说,这些血淋淋的事实让她感遭到,尽早承受性教育,就可能让更多青少年防止艾滋病带来的伤害。

专家表示,艾滋病主要经过性传播,这一特性决议了要将性教育前移,作为防控艾滋病的关口。要从性生理、性心理、性道德、价值观、情感关注等方面动手,进步性教育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有些家长觉得,艾滋病离我的孩子很远,对性教育爱听不听。结果,孩子就真的遭到了艾滋病带来的伤害。”成都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胡珍说,“性教育不只能够处理艾滋病传播等问题,而且可以让孩子有才能维护本人,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作出担任任的选择,成为一个全面开展的、幸福的人。”

防艾教育该如何停止?专业、科学很重要。

“真正的性学问应该是科学的、系统的。互联网上的信息良莠难辨,充满着大量诱惑性、撩拨性内容。孩子很可能从中遭到错误的引导,以为这就是性,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胡珍说。

据理解,2006年启动的青爱工程(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经过在学校中援建“青爱小屋”为推手,已在全国1073所学校展开了防艾和性安康教育,累计培训师资9000余人次,受益学生、教员和家长达1340万余人次,初步探究出了一套契合中国国情与青少年年龄特性的学校性教育形式。

北京小学万年花城分校校医胡紫阳,就是一名青爱工程的专责教员。

“以前,我不断以为治病救人的只要医生,但实践上教师也有这样的作用。假如孩子从小不注重性教育和生命教育,就容易遭到艾滋病等疾病危害。在课堂上,教师能够为孩子讲授事关其终身安康与幸福的学问。”胡紫阳说。

防艾性教育不只是简单的学问灌输,还需求针对青少年不同年龄阶段特性设置教育内容。为此,青爱工程有针对性地设置了相关课程。例如,在小学阶段,一年级学习“孵蛋宝宝”,用维护鸡蛋的方式感受母亲怀胎的不易;二年级理解“我从哪里来”;三四年级理解如何预防性侵;五六年级则开端学习男女的不同性征和艾滋病预防等。

孩子的了解和态度也在发作变化。“最开端的时分,很多孩子还不太好意义,在课堂上交头接耳。但几堂课下来,孩子们的眼神都变了,他们开端认真地承受和考虑这些内容。”胡紫阳说,即使在课下,也有很多学生来寻求协助,吐露本人的小懊恼。孩子的诚恳让她尤为打动。

“我希望‘防艾’成为教育中的一个常规词、热点词,而不是只在艾滋病日才去宣传和强调的内容。对学生停止防艾教育,更需求锲而不舍。”胡紫阳说。

专家呼吁注重性教育

义务教育应归入

虽然防艾教育正在逐步提高,但全面推行防艾教育和性教育,依然面临着不小的阻力。

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叶小文曾表示,我国青少年性教育存在两大主要矛盾:一是学生对性学问理解水平与性教育供应缺乏的矛盾;二是国度政策高度注重和家庭与学校教育缺位之间的矛盾。

“目前我国参与青少年性教育的主体,包括学校、教育部门、卫生部门、疾控中心等难以构成有效合力。”张银俊说,学校性教育课程、教材和培训不够标准、科学;家庭性教育压力更大,很多家长仍遮遮掩掩。

囿于文化和观念等要素,家长和教师不理解性、羞于谈性,是我国防艾教育和性教育提高步履迟缓的重要缘由。

很多专家和教师等待,可以将性教育和防艾教育归入义务教育体系,增强人才培育,让“防艾”成为每一个孩子的必修课。

“要给孩子一杯水,教师必需有一桶水的学问储藏,这些储藏量从哪里来?”胡紫阳希望,不同窗校的性教育教师可以有更多的交流时机和固定的教研时间,相互借力,一同讨论如何把性教育和防艾教育做得更好。

“如今我们经过青爱工程培育的性教育教师都是在职教员。假如可以在师范院校参加通识课或辅修专业,那么将来教师的工作会顺畅不少,孩子也能从中受益很多。”首都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性教育研讨中心主任张玫玫说。

“社会组织的力气是有限的,只要将性教育归入义务教育、变成一种国度行为,才干长期、持续地展开下去。”张银俊倡议,应落实《中国儿童开展纲要(20112020年)》中“将性与生殖安康教育归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的请求,确立性教育的课程位置。同时,应深化展开提高防控青少年防艾,教育须先行

今年121日是第32个世界艾滋病日。数据显现,截至2018年底,我国报告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数量为86.1万例,估量存活艾滋病感染者约125万。与其他国度相比,我国艾滋病疫情仍处于低盛行程度。

艾滋病的传播,青少年首当其冲。经过性传播感染艾滋病,依然是要挟全人类特别是青少年安康和生存的严重公共卫生和社会问题。

日前,国度卫生安康委等10部门结合印发《遏制艾滋病传播施行计划(20192022年)》,将“学生预防艾滋病教育工程”列入其中。青少年防艾教育,任重道远。

性观念及性行为变化

防控学问没跟上

来自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现,2018年我国新发艾滋病14.5万例,其中15岁到24岁之间的青年学生,近年来每年的报揭发现病例不断在3000例上下。

虽然青年学生的新发病例占比仅为2%左右,但艾滋病在青少年间的传播仍有不少令人担忧的趋向——一方面,中国青少年艾滋病感染率近年来不降反升,特别是感染者低龄化趋向明显;另一方面,男男同性传播成为感染的主渠道。

“大三学生小光,受邀和同窗一同进来玩。在一家会所中,他和来自中国台湾、新加坡的同性朋友吃饭、唱歌。在这些人的诱惑下,小光尝试了性兴奋药物,并与他们发作了性关系。等到事后因发烧到医院检查时,发现本人感染了艾滋病。”

北京地坛医院红丝带之家办公室主任王克荣接触了很多青少年的艾滋病病例,“性无知”是形成青少年感染艾滋病的重要缘由。“很多孩子没有自我维护认识,直到得了艾滋病才忽然感到一切都完了。”王克荣说,艾滋病感染的低龄化趋向令人心忧,很多青少年仍缺乏防艾学问和认识。

2018年,北京青爱教育基金会曾对某地域中小学展开艾滋病防治学问基线调查。调查结果显现,“艾滋病传播途径知晓率”一项,小学低年级为4.69%,小学高年级为13.1%,初中为16.05%,高中为24.79%

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办公室主任、北京青爱教育基金会理事长张银俊说,青少年性观念及性行为的变化,是形成这一年龄段艾滋病感染率上升的重要缘由。

“目前青少年的性成熟年龄提早、性行为低龄化,特别是青年学生正处于性活泼期,具有较高的性行为发作率。但是这一群体仍短少性与生殖安康学问,艾滋病感染风险认识不强、防控学问缺乏。”张银俊说。

传播学问也是治病救人

科学教育很重要

面对青少年艾滋病疫情的新形势,青少年防艾教育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日前,教育部、国度卫健委结合部署增强新时期学校预防艾滋病教育工作,提出将艾滋病综合防治教育归入学校教育方案等举措。

“很多孩子毕业于名校,有的还是留学回国,却由于感染艾滋病招致家破人亡。”张银俊说,这些血淋淋的事实让她感遭到,尽早承受性教育,就可能让更多青少年防止艾滋病带来的伤害。

专家表示,艾滋病主要经过性传播,这一特性决议了要将性教育前移,作为防控艾滋病的关口。要从性生理、性心理、性道德、价值观、情感关注等方面动手,进步性教育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有些家长觉得,艾滋病离我的孩子很远,对性教育爱听不听。结果,孩子就真的遭到了艾滋病带来的伤害。”成都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胡珍说,“性教育不只能够处理艾滋病传播等问题,而且可以让孩子有才能维护本人,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作出担任任的选择,成为一个全面开展的、幸福的人。”

防艾教育该如何停止?专业、科学很重要。

“真正的性学问应该是科学的、系统的。互联网上的信息良莠难辨,充满着大量诱惑性、撩拨性内容。孩子很可能从中遭到错误的引导,以为这就是性,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胡珍说。

据理解,2006年启动的青爱工程(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工程),经过在学校中援建“青爱小屋”为推手,已在全国1073所学校展开了防艾和性安康教育,累计培训师资9000余人次,受益学生、教员和家长达1340万余人次,初步探究出了一套契合中国国情与青少年年龄特性的学校性教育形式。

北京小学万年花城分校校医胡紫阳,就是一名青爱工程的专责教员。

“以前,我不断以为治病救人的只要医生,但实践上教师也有这样的作用。假如孩子从小不注重性教育和生命教育,就容易遭到艾滋病等疾病危害。在课堂上,教师能够为孩子讲授事关其终身安康与幸福的学问。”胡紫阳说。

防艾性教育不只是简单的学问灌输,还需求针对青少年不同年龄阶段特性设置教育内容。为此,青爱工程有针对性地设置了相关课程。例如,在小学阶段,一年级学习“孵蛋宝宝”,用维护鸡蛋的方式感受母亲怀胎的不易;二年级理解“我从哪里来”;三四年级理解如何预防性侵;五六年级则开端学习男女的不同性征和艾滋病预防等。

孩子的了解和态度也在发作变化。“最开端的时分,很多孩子还不太好意义,在课堂上交头接耳。但几堂课下来,孩子们的眼神都变了,他们开端认真地承受和考虑这些内容。”胡紫阳说,即使在课下,也有很多学生来寻求协助,吐露本人的小懊恼。孩子的诚恳让她尤为打动。

“我希望‘防艾’成为教育中的一个常规词、热点词,而不是只在艾滋病日才去宣传和强调的内容。对学生停止防艾教育,更需求锲而不舍。”胡紫阳说。

专家呼吁注重性教育

义务教育应归入

虽然防艾教育正在逐步提高,但全面推行防艾教育和性教育,依然面临着不小的阻力。

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叶小文曾表示,我国青少年性教育存在两大主要矛盾:一是学生对性学问理解水平与性教育供应缺乏的矛盾;二是国度政策高度注重和家庭与学校教育缺位之间的矛盾。

“目前我国参与青少年性教育的主体,包括学校、教育部门、卫生部门、疾控中心等难以构成有效合力。”张银俊说,学校性教育课程、教材和培训不够标准、科学;家庭性教育压力更大,很多家长仍遮遮掩掩。

囿于文化和观念等要素,家长和教师不理解性、羞于谈性,是我国防艾教育和性教育提高步履迟缓的重要缘由。

很多专家和教师等待,可以将性教育和防艾教育归入义务教育体系,增强人才培育,让“防艾”成为每一个孩子的必修课。

“要给孩子一杯水,教师必需有一桶水的学问储藏,这些储藏量从哪里来?”胡紫阳希望,不同窗校的性教育教师可以有更多的交流时机和固定的教研时间,相互借力,一同讨论如何把性教育和防艾教育做得更好。

“如今我们经过青爱工程培育的性教育教师都是在职教员。假如可以在师范院校参加通识课或辅修专业,那么将来教师的工作会顺畅不少,孩子也能从中受益很多。”首都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性教育研讨中心主任张玫玫说。

“社会组织的力气是有限的,只要将性教育归入义务教育、变成一种国度行为,才干长期、持续地展开下去。”张银俊倡议,应落实《中国儿童开展纲要(20112020年)》中“将性与生殖安康教育归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的请求,确立性教育的课程位置。同时,应深化展开提高防控艾滋病学问的宣传教育活动,树立科学合理的评价监视机制。艾滋病学问的宣传教育活动,树立科学合理的评价监视机制。

本文由重庆青少年素质教育采集